1. <code id="epmbe"><small id="epmbe"></small></code>

        <code id="epmbe"><em id="epmbe"><optgroup id="epmbe"></optgroup></em></code><th id="epmbe"><option id="epmbe"></option></th><code id="epmbe"></code> <strike id="epmbe"></strike>

            <code id="epmbe"><small id="epmbe"></small></code>
            <tr id="epmbe"></tr>

            <strike id="epmbe"></strike>
          1. <center id="epmbe"><em id="epmbe"></em></center>

            文苑撷英

            田宏伟 散文——《庐山恋》

            作者:田宏伟     时间: 2019-05-17     点击:4286次    分享到:

            庐山恋


            早年有一部红遍大江南北的电影叫《庐山恋》,讲述了两名高干子弟耿桦与周筠的爱情故事,这部略带政治色彩的电影将庐山的美展现得淋漓尽致,让庐山一时名燥内外。

            不过,这与我写“庐山恋”无关。

            我们到了庐山脚下的时候,中午刚过,阳光慵慵懒懒地洒下来,不是很热烈,很适合爬山怡情。

            过了安检,坐上上山的大巴,车子沿着盘旋的山路开始上升,有时因为弯子太急,让人顿生阵阵眩晕,四周尽收眼底的是群木峥嵘,泉水不时从林间潺流而出,即便偶尔看见一片空地,多半是种植的茶田。座位后背上打着“不到三叠泉,不算庐山客”的诱人广告,倒不是因为这则广告让我有观庐山瀑布的愿望,吸引我的是李白“飞流直下三千尺,疑是银河落九天”的神境。

            车子足足行了四十分钟,才到了山顶。扑面而来的是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,让人神经立马紧张了起来。眼前山顶的景象着实让我惊奇不已,教堂、学校、医院、图书馆、电影院、商店、宾馆、娱乐实施等,应有尽有。放眼望去,街面人流如织,穿梭往行,车水马龙,熙熙攘攘。

            这是一座平淡中映衬着繁华的山中绿地。

            这是一座静谧中透着热闹的山顶小城。

            首先,映入眼帘的是依山就势而建的别墅群。这些别墅或坐落于幽谷之侧,峭岩之旁,或耸立于溪涧之畔,河水之滨,风格俊逸,错落有致,给小城披上了一层贵族之气。

            我恍然间明白,庐山的美在于它的内秀啊。

            结束了舟车劳顿,安好下以后,我们早早吃完饭,便迫不及待去领略庐山的湖光山色。沿路的景色景点很多,让人目不暇接。我喜欢人文景观,白居易草堂是必去的一个点。草堂是在原址的基础上建起来的,是一个简易的陈列室。草堂前面,伫立着一蹲白居易捋须沉思的巨石像。公元815年六月,不惑之年的白居易被贬出长安,经商州、襄阳、郢州、鄂州,水路兼程,历时两个月,于当年八月初到任江州。“座中泣下谁最多,江州司马青衫湿”。仕途失意的白居易将满腔的愤懑与不快寄情在庐山的山水间。公元817年春,白居易在庐山香炉峰北,遗爱寺西着手修葺草堂,落成后,便不时来往浔阳与庐山两地,开始了陶渊明式的归隐生活。

            夜晚,漫步在如琴湖畔,曲桥亭榭,池水轻拍,梧桐成荫,倒影如画,让人迟迟难以释怀。

            山高水长,山有多高,水也有多长,庐山顶很多地方都有水,让人流连忘返的莫过于庐山瀑布群了,这里面“三叠泉”最为翘楚。

            翌日,我们整装出发,直奔三叠泉。去三叠泉还是破费了一番周折,先要乘坐电车,然后再步行两千多个台阶才能到达观景台,让人在巨累中感受瀑布的壮观,那是另外一种新奇体验。

            站在观景台上举目仰望,三瀑悬空高挂,由高及低,近百米的白练经过三次飞泻,最后注入谭底深池,正如《纪游集》有云:“上级如飘云拖练,中级如碎石摧冰,下级如玉龙走潭”。同行的小祖站在高处不停地闪着相机,希望留下尽收眼底的美好,此刻,那山,那水,那人,构成一幅精妙的山水画。三叠泉真乃天下奇景。

            庐山恋,恋庐山,恋它的清辉与灵气,恋它的外险与内秀。两天的行程太短了,在这有限的时间和空间里,我们只是欣赏了庐山的冰山一角,希望以后还能来庐山走走,停停,看看。


            (陕北矿业  田宏伟)



            上一篇:李峥 诗歌——《长江礼赞》 下一篇:付增战 散文——《小满杂思》
  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epmbe"><small id="epmbe"></small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epmbe"><em id="epmbe"><optgroup id="epmbe"></optgroup></em></code><th id="epmbe"><option id="epmbe"></option></th><code id="epmbe"></code> <strike id="epmbe"></strike>

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epmbe"><small id="epmbe"></small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  <tr id="epmbe"></tr>

                    <strike id="epmbe"></strike>
                  1. <center id="epmbe"><em id="epmbe"></em></center>